閆佳楠
  算到2014年1月,黑龍江省哈爾濱市南崗區檢察院案管中心才成立9個月,在全國檢察系統是個小字輩。該院案管中心成員的平均年齡在30歲左右,是個年輕人扎堆的地方。一天,大家在聊天中突發奇想,現場改編了一部案管版《天龍八部》。
  南崗區檢察院的案管中心就像電視劇《天龍八部》中的“聚賢莊”,對外接觸律師、公安、法院三界,對內面對各辦案部門,“壘起七星竈,銅壺煮三江”。科長關俊華學不來八面玲瓏,面對由案件牽出的人情關係,他本能地“大俠喬峰”附體———就算被人誤會,胸中大義不動。
  一天,一位相識多年的公安幹警找到關俊華,他們提請審查批捕的卷宗里缺少一份嫌疑人的前科材料,受案人員不予接收。前科材料並不影響批捕定性,來者本希望“喬幫主”能夠高抬貴手,先收案再說,又坦言自己家人生病,單位家裡兩頭跑,暫時來不及提取前科材料,事後一定補上。然而,“喬幫主”一改平日豪爽風格,堅持要求公安幹警報送完整的卷宗材料,否則拒收。下班後,“喬幫主”悄悄去看望了老朋友的家人。
  案管中心工作難不難?剛走出大學校門,溫柔如水的王蘇煜說,自己起初差點被當事人“廢了武功”。有的當事人旁敲側擊打聽案件情況,憋得她滿臉通紅,不知道怎麼回答;有的則帶著攝像設備而來,進門就嚷“檢察機關有違法行為”,嚇得她緊張不已;有的甚至接二連三地電話騷擾,令她不敢出門。王蘇煜像《天龍八部》里的段譽一樣,只希望盡自己努力讓大家都開開心心,可一時間還招架不了“江湖凶險”。
  “喬幫主”怎能看得下去?他教“段公子”一套保命的“凌波微步”,既做到熱情服務,又不失原則。“段公子”現在不但進退有節,還主動製作若干流程確保接待工作規範化,提高接待效率。看來她已經逐步擺脫“過分慈悲”惹的禍,要開始打造自己的“正義江湖”了。
  原本在法律政策研究室工作的楊丹來到案管中心,根據院里分工,楊丹原來負責的檢委辦和統計信息工作一併被劃分到了案管中心。就像掛念著重回少林寺,卻偏偏被逍遙派靈鷲宮留下的虛竹一樣,楊丹一直掛念研究室,三天兩頭往回跑。原來她走後,研究室只剩下主任一人,人手緊張,很多工作不易開展。天真憨直的“虛竹”,勇於負重吃苦,從此一手擔兩家。研究室的院文簡報調研文章和報刊信息、案管中心的文字綜合統計分析和執法檢查,各類材料鋪在“虛竹”的辦公桌上,見者無不稱怪。她笑稱練得“天山六陽掌”,能6只手臂同時做事。
  這幾位的事跡只為南崗區檢察院案管中心版《天龍八部》開了個頭,俗話說,精彩的都在後面……
  (本報記者閆佳楠)  (原標題:案管中心就像“聚賢莊”)
創作者介紹

pk54pkxrc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